kami糯

咸鱼文手,试图产粮中——!
十四/任勇洙/眼蛇梦/昆太/王也集一身的迷妹!
cp主数字/太极/互黑三角/问题儿童/车祸组!
没什么雷点!要是能有人来找我玩就好啦!
滴滴答滴答♪


☆-☆
最近沉迷第五人格 弗雷迪!
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兔子(?

*第一次发文...文笔很差多多见谅(。)
*24集后续设定,ooc致歉。
*一份数字糖......x
*可以接受设定的话请往下看↓

「请问,你有没有听过」
「在这个世界上属于你的终焉之声?」
——
夏日的夜晚总是异常沉闷的。

松野一松慢吞吞的走在街道边,手捂在腹部上,努力忽略着胃部因饥饿而发出的咕咕声,最终还是因为没有进食的乏力感而停止了行走,倚靠在一旁的路灯下。
感到眼前有些发昏,松野一松整个人蜷缩了起来,像往常待在家中角落那样,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小腿,低下头无视路人的目光。

垃圾出来也只能做乞丐...还是没有勇气去踏入社会啊......我这种人...

“一松哥哥——!”
“哥哥!”

熟悉又充满活力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一时间竟然以为是自己幻听了,勉强抬起头朝着声源望去,那张带着明媚笑容的脸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“......十四松?”

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,抬手试图去触摸那人的脸庞——碰到了,温热的触感,不是幻觉。

“啊...嗯!哥哥怎么了吗?一个人在路边!”十四松明显楞了一下,不过很快又咧嘴冲他笑着,维持着蹲下的姿势待在一松身边。总是一副这么有活力的模样,让人看了也不禁提起了些精神,想到这里,一松便扬起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。

“没什么...只是,还没找到工作而已...”
“啊哈!哥哥你饿了吗?”
十四松并没有接上对话,而是自顾自的挥舞着双袖玩耍着,冒出了突兀的一句。

“啊...嗯,稍微有点吧...”
“那我们去吃饭吧!一起!”话音刚落,十四松便猛的一站起来,原地不停蹦跳着:“肌肉肌肉!干劲干劲!”
一松的脸色变的有些难堪,他从家里带出来的钱并不多,已经空腹忍耐了许久,尽管现在胃确实有些吃不消......刚想开口拒绝的一松,抬头正好撞上了十四松的视线,十四松弯眸冲他一笑,刚才内心的纠结便立刻消散了。
“嗯......走吧。”一松扶着路灯柱有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揉了揉依旧闪着星光点的双眼,双手插入兜内,跟着一蹦一跳的十四松走上了街道。

“十四松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...?”拉面馆内,一松端起杯子,灌了一口冰水开口道。
“嗯——因为感觉太无聊了,就从大裤衩博士家里跑出来啦!”十四松抬起双脚蹬着,托腮看着一松。
“咳...是吗,那一会记得早点回去,你明早还要工作的吧...嗯,你不吃吗?”一松的筷子刚放到面碗内,看着一动不动的十四投去疑惑的视线。

“十四不饿喔!从博士家里吃饱出来玩的——!”
“......这样啊。”一松望着已经摆在桌上的两碗面无奈的叹了口气,有些心疼钱却又有些安心。总之,十四松还是和以前那样冒冒失失的没有变,起码这一点不用再担心了。说罢一松朝着碗内腾上来的热气吹了两口,便将夹好的面条送入口中嚼着,而一旁的十四松则是完全不消停的敲着桌子,永远这么神经大条,也真是让人羡慕的一点。

来来往往的服务生总是朝自己投来有些嫌恶的眼神,一松低头望了眼有些脏兮兮的衣服,和许久未打理的头发,继续埋头吃着面条,这幅肮脏的样子被服务员所嫌弃,也是正常的,大概...无所谓吧。
“一松哥哥,平时住在哪里呢?”
“...大街上。”
“那今晚十四陪你一起住吧!”
“哈...?不行,你自己回去住。”一松放下双筷扭头露出有些严肃的神情望着十四松,而十四松却依旧是笑嘻嘻的看着他,并没有改口的意思。
“所以我说...别跟着我,回......”

话音未落,十四松的脸在自己的视角里突然放大——凑上来了,很近。一松感到心跳有些加速,眼珠咕噜咕噜转着瞥向一旁不与十四松对视,身体也微微靠后倾,半张着嘴楞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“一松哥哥......你。”
“...呜呃啊啊怎、怎么了...”一松语无伦次的回答着,因为紧张又将双眼紧闭,在一片黑暗中祈求着十四松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。
——“一松哥哥你,嘴角有汤汁喔?”
“诶...啊啊。”身体一僵,睁眼就看到十四松笑着指向自己的嘴角,先前通红的脸开始逐渐降温,一松拿起桌上的纸巾快速的擦拭了一下嘴角,发出不满的嘁声。
“下次直接说就好了十四松...!”
“知道啦哥哥♪”

离开拉面馆的时候,服务生朝自己投来的视线已经染上了一份恐惧的色彩,或许是在害怕我这样的人渣吧。一松这么想着,再次看向了一旁依旧活力四射的十四松,似乎又安心了些。

夜空下两人并排行走着,黑暗的小巷中时不时会传来一声微弱的猫叫,空荡的街道上除了二人被路灯照射后拉长的影子空无一人,远处偶尔会传来车鸣声,还有街边闪耀着绚丽霓虹灯色彩的夜店。
“很晚了,十四松...你回去吧。”
“噢!回去噢!哥哥今晚睡哪,带十四去!”
“都说了...你还得工作吧?别跟着我了...。”
“诶?可是十四明天是休假喔。”
一松的步伐顿时间停下了,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想让他的弟弟跟着自己一起随便的睡在小巷中,回头准备再次劝阻十四的时候,十四松却眯起双眼,双手靠在下颚处一副祈求的模样,甚至还夸张的扭动着腰肢。
“...败给你了,走吧。”
“耶——!肌肉肌肉!干劲干劲!”

小巷内供人居住的地方并不大,绕过臭烘烘的垃圾堆和杂乱的废弃物,最里边就是一松暂时的住所,简单的席子以及一床有些脏兮兮的棉被。

“耶!十四又能和哥哥一起睡了!”
“抱歉...只有棉被,你要是嫌热不盖也可以...”一松渡着步子走向自己的住所,身后的十四松明显是一副兴奋不已的模样,一下子跃到了席子之上乖乖躺好,真是不管做什么事都很有元气的家伙。
两人共同挤在不大的席子之上,由于夜晚的闷热,一松也稍许出了点汗,一旁的十四今晚倒是没有在睡前动来动去安分的很,或许是太累了,已经睡了吧。

“一松哥哥。”
“...还没睡吗,怎么了?”
“以后十四继续工作了,就很少能见到一松哥哥了。”
“......嗯。”
“那一松哥哥,你会忘掉十四松吗?”
身旁的十四测过身望着自己,张大嘴笑着。
“......不会的,十四永远都是十四...快睡吧。”
“真的吗!啊哈哈~太好了一松哥哥!”

「这样,就放心了」

秒针滴答滴答的转着,直到指到了数字12上,悠长的钟声便在小镇中回响着。

——数日前。
好像做了一个很深的梦。
十四松的睫毛颤了颤,下一秒,双眼便缓缓睁开,视线中是漆黑一片的夜空。
单手扶着地面想要站起,但身体却变得不可思议般的轻盈,就像是“脱离”了什么一般,十四松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回头的时候,发现地下还躺着一个自己。
双目一阵眩晕,十四松抱着脑袋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“喂!下面的人快躲开——!”
“......?”

巨大的钢筋柱从天而降,没有供人思考的余地,没有供人逃跑的时间,就这么呆呆的抬头望着坠落的钢筋,弯下身猛的推开了旗坊。
尖叫,鲜血,疼痛。
视线被血掩盖的一片模糊,微弱的喘着气望向前方,最后映入眼帘的便是旗坊哭泣的脸庞以及让人眩晕的太阳光芒。
不要,在这里......。
我想......活下去......。
“哥、哥......。”

“终于醒了?”
像是为了刻意打断自己的回忆而传来了这么一声,从另一边的黑暗中,走出了一位穿着斗篷的人。

“啧啧...真是可悲啊,这样的意外事故。”斗篷人摇了摇头,叹息了一声。十四松低头重新望向自己的身下,是一片刺眼的红,以及、自己的尸体。
我死了?
“我是负责接受你灵魂的引路人...可怜的小家伙,别盯着看了,是我暂停了时间,我们所处的空间是黑夜,外面实际上还是白天。”
“唉...吃颗糖吧。”

斗篷人将手掌摊开,一颗用黄色彩纸包裹好的糖安静的躺在手掌中心,十四松有些楞楞的接过糖,塞入了嘴中。
涩味,满口的涩味。
十四松差点直接把糖给吐出来,但这颗糖像是被赋予了魔力一般,根本无法被自己吐出,一脸不解的望向面前身着斗篷的人。
“继续吃吧...这是只属于你的糖,你一生的味道。”
很快,涩味开始逐渐溶解,糖味变得甜蜜起来,还夹杂着一丝清凉的薄荷味,最终,糖在满腔的甜味中逐渐溶解。

“吃完了?”
“......嗯。”一时还无法接受事实的十四松楞楞的点了点头,连平时一直维持着的咧嘴笑也停止了,只是就这么垂眸,安静的闭着嘴。
“因为这是意外事故...接下来会在你脑内放映,如果你没有在这场意外中死去,而是健康的活了下去的......”
“——你的一生。”

又是一阵强烈的眩晕感,十四松的脑内像是突然被强行插入了一段新的记忆,一切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脑中放映起来。

「很少联系了呢,我们六人」
「最近身体怎么样啊撸松哥哥?诶不会工作了还老是......」
「才没有!真是的别搞坏难得聚会的气氛啊...」
「哈哈哈...」

影片加速的播放着,直到最后一幕,画面突然变得更加清晰起来,播放速度也逐渐缓慢下来。
那个年迈的自己,躺在病床上,静静的闭着眼睛。
那同样年迈的背影,紧紧握着自己苍老的手,像是在做着祈祷。
一旁的心电图,缓慢、缓慢...直到彻底成为一条平稳的线,小小的病房内,发出刺耳的滴声。
「THE END」
「松野十四松的一生」

“影片看完了吧...接下来就是根据你生前的表现,决定你的灵魂还能在人间留几天。”斗篷人念起一段咒语,很快空中开始有金色的碎片散发着光芒,慢慢的拼凑在一起,组成了一个数字。
4。
“小家伙不错嘛...能停留4天,接下来几天我是不会打扰你的,只要记得,第4天午夜,你得和我走...另外,你没有实体,没人可以看见你,也没人可以触...”

“我想要再拥有一次实体!”

明明脑内还没有做好打算,自己就已经大声的喊了出来,斗篷人明显了愣了一下,随即摇起了头。
“拜托您了!我还有...重要的事要做!”
“不行......”
“求您了——!”
一滴温热的液体凝聚在眼角,很快,第二滴,第三滴,汇聚成了源源不断的泪水,顺着自己的脸颊留下,十四松再次咧嘴朝人微笑着,一边笑又一边抹着眼泪。

“真是......”
“斗不过你...偶尔我也破个例吧。”
“真的吗——?!”
“真的...但是你在人间的停留时间会改为1天,并且你只会被你认定的重要之人所看到。”
“......”
“怎么?如果不满意就不要再和我提要求了...”

“谢谢......万分感谢特大全垒打——!”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完了这么一句,泪水像是决堤了一般涌出,但是还是没办法垂下嘴角放声哭泣。
「毕竟,我是十四松啊」
「就算是哭,也绝对会笑着」

——
松野一松从梦中惊醒了,身旁空无一人。
十四松消失了。

“十四松...十四松!”
就这么对着面前的空气大吼了两声,除了被惊吓到逃窜的猫咪,没有任何回应。
“十四松——?”
迎着刺眼的阳光,松野一松使出全身的力气奔跑着。
“十四松...!!!”
双腿已经逐渐乏力,身旁的景色也在快速移动着,眼睛已经被汗润湿了,辣到几乎要睁不开眼,但是双腿无法停下,奔跑,无尽的奔跑,只是为了能看到那个人,依旧张大着嘴在自己面前笑着,说着——

「一松哥哥」

被石子绊倒的狼狈的一松,顾不上腿上传来的疼痛感,只是继续撑着地面爬起,想要再一度奔跑。

「已经不用了,哥哥」

一松的双瞳急剧缩小,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墓碑。
「松野十四松之墓」

对啊,你早就已经死了。
早就不在了。

扑通一声跌倒在地,松野一松已经没有了再站起身的力气,只是就这么安静的趴在碑前,小声的抽噎起来。

「一松哥哥!」
这是你最后留下的,终焉之声。

THE END

评论(14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