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mi糯

咸鱼文手,试图产粮中——!
十四/任勇洙/眼蛇梦/昆太/王也集一身的迷妹!
cp主数字/太极/互黑三角/问题儿童/车祸组!
没什么雷点!要是能有人来找我玩就好啦!
滴滴答滴答♪


☆-☆
最近沉迷第五人格 弗雷迪!

七夕——!

*七夕节赶出来的一份小甜饼

*数字[一十四]

*ichi为裁缝师兼服装设计师,jyushi为模特。暗恋→告白这样的感觉吧[少女漫吗x

*女体出现注意!并不是完全天真纯良的jyushi出现注意!

*|。・・)っ♡ 顺便祝各位七夕快乐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镇上有一家婚纱店。

阳光折射到透明的玻璃橱窗之上,投下一片光影,铂金色的装饰贴纸绕着橱窗围了一周,在顶端右侧加上了蝴蝶结绸带。

店门口悬置着两束浅色的玫瑰花,纯白的丝线牵扯着一个个球状的彩灯挂于门栏上,每到夜晚便会闪烁着五彩的光芒,吸引着天真的孩子们止步上前把玩。

橱窗内展示着的便是店主设计的得力之作,几乎没有少女能抗拒婚纱的魅力,纯白的蕾丝花边,恰到好处的裙摆,以及牵着自己手的那位命中注定之人,身着西服的单膝下跪附上一个落于手背的轻吻,抬手奉上的钻戒,告白的话语——

“You are the one.”

多么甜蜜而又美好的梦。

走进店内,你会发现所有物品都摆放的整齐有落,仿佛是干净的线条所组成的独立空间。偶尔还会有几只猫咪卧于待客区的桌上小憩,客人显然也不介意可爱的生物,往往是笑着任它们去了。

店主的婚纱设计在整个小镇,甚至是小镇外的人们都有所耳闻。店门口的信箱只会在月初开放,一旦开放的那天,便会被蜂拥而至的订单塞满。

今天便是月初。

“一松先生,打扰了。”

随着门上铃铛摇晃发出轻响,一位身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子踏着高跟进入了店内,抬手轻撩脸颊旁碎发夹于耳后,微眯懒倦的双眸朝店内扫视了一圈,拢了拢自己的披肩。

“十四松,可以进来了。”
“好——”

一声允许之后,另一名青年蹦跳着进入了店内,毫不怜惜般的抓紧门柄砰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“......吵死了,十四子今天没有来?”

松野一松微驼着背蹙眉望向门口,手中怀抱着一只正在享受抚摸的猫咪,猫咪似是被刚才的关门声吓了一跳,尾巴立起有些不安的晃动着。

“啊,十四子吗...我今天放了她假,一会还得去和她逛街呢。”

一子脸上依旧带着平静的笑容,领着身后的青年直奔待客区,毫不见外的坐在了一松身旁的椅子上,招呼来一只猫咪轻顺着毛。

“你还真总是不愠不火的......本来今天有新设计的婚纱想让她试。”
一松垂眸露出有些失望的神情叹了口气,抬头将视线聚集到十四松的身上:“这位是?”

“哦...他是我新签约的模特,你上次不是和我抱怨那批男模没有一个符合你服装气质的么......”

身后的十四松闻声跟着点起头来,注意到一松的视线之后咧嘴朝人一笑,顺势将领口的明黄色蝴蝶结摆摆正,挥舞双手打着招呼。

一松有些意外的挑起眉,随后一脸质疑的望向一子:“你确定?”

“我可以默认为你在怀疑我的眼光么,一松先生?”一子端起桌上的玻璃杯轻抿了一口,杯中的冰块晃了晃发出清脆的响声,下一秒,一子便转身握住十四松的手,将他整个人拉到一松面前。

“自己去好好确认下再说这种怀疑的话...我没时间多陪你,十四子还在等我。”置于桌面上一子的手机振了下,几条催促的消息一下子弹了出来,一松顺着声音瞥去,发现锁屏图案是十四子参加泳装模特试镜的照片。

“你还真是喜欢她啊。”

没有回答,一子淡淡的哼了声,拎起一旁的单肩包背上,冲剩下的二位招了招手,朝店门口走去。

偌大的空间顿时只剩下两名男子,气氛安静的有些异常,直到十四松终于忍不住打破僵局:“那个......”

“跟我来吧。”一松像是接受了现实,站起身之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店深处走去。

“好的好的——!”见一松总算是有了反应,十四松脸上僵着的笑容也终于舒展开来,甩着袖子跟上人的步伐。

一松喜欢安静,除了月初会直接现身在店铺中,其余时间更喜欢独自待在工作室内,嗅着各种布料混合在一起的气息,以及享受着充分的独立空间。

——所以在见到浑身上下充满着阳光气息的十四松时,他才会倍感不适。

老实说,接受十四子这个模特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精力,十四子总是洋溢着热情的笑容,对谁都不见外,要不是她实在是太适合自己设计的婚纱,一松可能根本不会签约这个模特。

一松瞥了眼跟在自己身后一蹦一跳的十四松暗自叹了口气,一子可能真的是上天派来坑他的。

“最近设计了一批新的西服...你过来我先帮你量一下尺寸。”

十四松笑嘻嘻的点着头靠过去,伸开双臂抬高,双瞳眨巴眨巴望着一松,像是在说“我准备好了”。

一松当裁缝的时间比服装设计师长,要说最开始也确实是从一个技艺平平的裁缝师入手,日后才逐渐发现自己有设计服装的天赋,便立刻转行了,事实告诉他他的选择是正确的,所以一松一向做事不喜拖泥带水,更多时间都是随着直觉去硬闯。

虽然他在除了工作以外的事上都过分的懒,简直是两个极端。

一松拿起准备好的皮尺,朝着十四松走去。好在两人身高相仿,不用量的这么辛苦。

软乎的皮尺贴到十四松腰上的时候,十四松还是没憋住那一阵突如其来的瘙痒感,浑身颤了一下,一松却是一脸习以为常的神情,细长的手指拨弄着皮尺,凑上前记录尺码。

十四松作为模特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,尤其是加上经常运动的缘故,身体的肌肉曲线也足够让一群春心萌动的少女尖叫不已,一松在触及十四松紧致的肌肉时微楞了一下,随即又很快恢复回了平淡的表情。

“你经常运动?”有些冰冷干涩的低音从喉中挤出,刚才应该喝些水的。

“是喔是喔!我有很多肌肉的!”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十四松大笑着拉开自己的上衣,将腹肌袒露在空气当中,边朝一松投去视线:“怎么样?”

这下轮到一松一脸不明所以了,虽然双方都是男性,但二话不说就掀开衣服这种举动......果然还是难应付此等脱线般的神经,一松抿了抿唇,偷咽了口唾沫:“挺好的......你别乱动。”

测量完毕之后,一松轻蜷曲食指叩着记录数据的板子,嘴里叼着笔上下晃动,十四松见状也跟着笔晃动的频率点起了头。

“衣服我会尽快赶出来,明天你可以再到我这里来试衣服。”一松双手捻住笔从嘴中抽出,转头扯出一抹无奈的微笑:“你合格了。”

“耶吼——!”十四松一下从原地蹦起,像个得到奖励的孩子般不停闹腾着。

这家伙和十四子还真是相似,不知不觉中,一松也开始不那么排斥他,就像是一座常年屹立不动的冰山,被突然融掉了一角一般。

接下来的几周,婚纱店内难得充满着活跃的气氛。先是十四松得意的穿着西服四处溜达,引来一群少女驻足店内,最后通通从一脸天真的十四松那里要到了联系方式,一切都被一松看在了眼里,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底滋生出来,让他心烦意乱,甚至干脆停了几天的工作专门用来整顿心情。

正逢雨季,夏日的暴雨可不是说着玩的,一道刺眼的白光划破天空,接踵而来的便是响彻天际的鸣雷,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橱窗上,发出杂乱的响声。

工作室内,一松皱着眉头望向面前的一摊白纸,紧咬下唇努力思索着,而思绪却像被扭成一团一般,根本找不到突破口,愤愤的将笔往桌上一摔,压抑着喉咙口将要呐喊出的响声,闭眼往身后的床上一躺。

视线归于一片漆黑,一松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陷入创作的瓶颈期,就像思维突然枯竭一般,让人感到不爽。

渐渐的,一片漆黑中出现了一抹明黄色的模糊身影,一松明白是谁,但他努力逃避着不去想。

“啧......”不知是不是雨天的原因,一松的头开始隐隐作痛起来,脑袋里像是全被那家伙占据了一般。

陷入纠结挣扎之中的一松,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工作室门口的动静。

“一松先生!打扰咯!”熟悉的声线传来,一松浑身一颤,继而装作睡熟的模样卧于床上。

刚进门的十四松手上端着一个托盘,见一松躺着不动便一下子闭上嘴安静下来,小心翼翼的将托盘置于桌面上,再是好奇的凑到一松身旁。

装睡的一松感到背后有人靠近,浑身紧绷起来,努力抑制着跳动速度越来越快的心脏,尽量保持呼吸平稳。

“一松先生,看来是睡着了呀?”
十四松掩嘴发出一声轻笑,半跪在床边好奇的观察着装睡的一松。

一松的体温总是异常冰冷的,不仅是体温,连说话、待人也一模一样,像个没有感情的机械人,但了解一松的人明白,他只是把那份温柔藏匿于心底深处罢了。

“睡着了才说给你听喔...十四觉得一松先生真是个温柔的人啊。”十四松单手撑着下巴傻笑着,眯起双眸朝一松熟睡的脸庞望去:“就像哥哥一样呢。”

一松背脊一凉,由于十四松靠自己靠的过近,几乎能感受到说话时那股温热的气息朝自己脸上喷来,快要克制不住般的憋着气,使得脸庞也增上了几抹红晕。

救救我吧...神明大人。

一松在内心这么祈祷着。

瞥见一松睫毛微颤,十四松立马站起身远离了他,边轻声嘀咕着:“好险好险...差点吵醒了。”

一松总算是舒了口气,可惜一瞬间的放松也让他在不经意间露出了破绽——他笑了出来。

何等尴尬的场景啊。
十四松也不至于笨到无法发现一个正在装睡的人,刚准备离开工作室的他又僵在了原地,眼珠咕噜咕噜转了转,心中萌生出一个坏点子。

“一松先生。”十四松刻意压低声音再次凑到一松身旁,只不过这次是将唇对着一松的耳朵开口说话:“给你准备的咖啡和饼干放在桌上了,记得吃......还有,以后就叫你...”

“一松哥哥吧。”

像是坏主意得逞一般,十四松满足的舔舔唇,嘻笑着离开了工作室,独留红着脸庞的一松独自回味。

一松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自己的直觉,当他发觉自己对十四松抱有特殊感情的那一刻,他的心中就是一团乱麻了。

他想要逃避,他不愿去相信,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喜欢上一个人,还是同性。

他始终无法做到坦然面对自己的真心,却又一边更深的陷入这段暗恋中。

本来还准备再多回避一会自己的真心,但十四松的举动已经让他无法再忍耐了。

喜欢!喜欢!喜欢你!

这样的话语在脑内冲自己叫嚣着,催促着自己行动。

砰的一声,一松猛的从床上爬起,顾不得睡的乱糟糟的发型,朝着门外冲去。

十四松之所以一直待在他的店里等待,不过是因为他一句“高兴就天天待这,我会尽快把西服赶出来给你试穿的”而已。

“十四松——!”垂眸不堪的将这三个字眼从喉中吼出,一松几乎是花光了所有的力气。

“一松哥哥......?”十四松显然没料到人的举动,扬唇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朝人看去:“睡醒了吗?”

“我喜欢你——!”

沉淀于心中的那份感情,顷刻间被倾吐而出,一松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,只是红着脸僵在原地。

几乎是话音刚落,十四松一个俯冲上来,张开的双臂紧紧拥住了一松,一松在这份温暖到过分的怀抱中几乎快要幸福的窒息过去。徘徊在心中的心结也总算被解开,泪水顺着两颊流下。

“我也、喜欢你!一松哥哥!”

这份黏黏腻腻却又小心过头的爱意,总算是有了着落。





事后。

“十四松...来试试这件婚纱吧。”
“诶!可以吗哥哥!为我准备的吗!”
“没错喔...我的西服也准备好了...”
“哈哈——和哥哥结婚!结婚!”

END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很赶的一个产物,十分抱歉!
数字实在是太可爱了!以后还是写更多更多的糖吧。

评论(9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