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mi糯

咸鱼文手,试图产粮中——!
十四/任勇洙/眼蛇梦/昆太/王也集一身的迷妹!
cp主数字/太极/互黑三角/问题儿童/车祸组!
没什么雷点!要是能有人来找我玩就好啦!
滴滴答滴答♪


☆-☆
最近沉迷第五人格 弗雷迪!

松野家的家宝先生

松野家的家宝先生

*cp/一十四

*ichi略病,慎阅

*高亮✨自我满足向✨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松野家今天迎来了新的成员。

“十四松!!”

在一阵乒乒乓乓的杂乱声后,松野家的三男——松野轻松,最终还是忍无可忍的出声了。

“汪呜?”尽全力模仿着狗狗叫声的十四松,正半屈着身子蹲于橱柜上,眨巴着明黄色的瞳仁一脸无辜的朝轻松投去视线。

“不要带着狗…家宝乱蹿!”轻松颇为无奈的拭了把额角渗出的汗水,抬手指向一片狼藉的厨房:“这些被妈妈她看到肯定会被骂的!”

“汪汪!”十四松抱着怀里的小家伙用脸颊蹭了蹭它的金毛,眯起双目撅高臀部摇晃着,似是在模仿狗狗摇尾巴的样子,然后——。

猛的跃向了另一个橱柜。

数十个瓷碗顿时从高处跌落到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破裂声,不过碎了的不止碗,还有松野轻松的心。

“……十四松!!!”

“汪!”

免不了一顿臭骂,松野轻松垂着头颅将双手放于膝盖之上,耳边环绕着来自母亲的碎碎念,瞥向一旁的十四松,依旧是欢笑着与“家宝”扭打在一起。

没有烦恼真好,轻松这么感叹着。

家宝是十四松最近捡回来的流浪狗,据十四松描述,是只一路尾随自己,非常有毅力的狗狗,然而实际上,狗狗只是嗅着十四松手中火腿肠的肉香而紧跟一路罢了。

狗都知道谁好骗,想到这里轻松再次摇了摇头。

“家宝也喜欢棒球!”

十四松举高双手紧握着一枚棒球,咻的一下朝前扔去,不偏不倚的砸中窗户,玻璃碎片哗啦啦的掉落在地上,阳光折射进来形成一片光晕,投在十四松笑着的面庞上,而轻松的脸色则是更加难看了。

“找回棒球行动——家宝!”
“汪汪!”

来不及惊愕,一人一狗就这么前后蹦哒着跑出门外,留下一地玻璃碎片等着哪个可怜鬼来收拾。

“真是的…十四松永远这么不为哥哥考虑…”抱怨归抱怨,轻松还是拿起了扫除工具准备去清理残局。这个家可靠的果然只有他了,所以做收尾工作也是没办法的事,轻松想着,一股莫名其妙的责任感从心底腾升,顿时微皱双眉呈神情严肃状。

——自我意识又增强了,糟糕了啊轻喜撸松。

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,玻璃碎片堆的面前已经站了另外一人,轻松揉揉双眼着实楞了一记。

一松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?

“一松?一松…?还是我来扫吧。”

没有回应,一松半阖眼睑,静静地弯腰拾起碎片,揣在怀中,略过轻松直接走出门外。

欸?

空荡荡的房间内,剩下了一脸愕然的轻松。

阳光正盛的街道上,来往络绎不绝的行人,洽谈着毫无价值的娱乐情报,一双双咧开微笑的唇,却怎么也无法让人感到“温暖”。

这样劣质又恶心的光,不是他真正想要的。

松野一松拧紧眉头,将双目遮于杂乱刘海之下,无血色的干裂嘴唇,整个人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格不入,更像是具毫无生气的人偶。

拐角进入熟悉的小巷,短暂的黑暗仿佛是不可奢求的宝藏,一松张大唇猛吸了口冰冷的空气入喉,喉结上下滚动着让气流顺入肺部。

哗啦啦。

一松摊开双手,将一路揣着的玻璃碎片扔于地上,阴郁的深紫色双瞳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些碎片,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开始喜欢上那道光一般的身影了。

一松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这个事实,他原本以为,自己绝对不会对谁动用真正的情感,更不用说还是这么麻烦的“爱情”了。

起初,那道光自作主张想要挤入自己的世界,狠命排斥着却无济于事,直到发现自己黑暗的世界里,已经剥落了一角,残破的缝隙间透出一束耀眼的光芒。

无法停止的爱恋与思念。

明知道自己是无法配上他的,却还是一头栽入这场没有结果的单相思中。

松野一松,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垃圾。

痛感清楚的从手臂上传来,低头目视,一道血痕正咕咕往外冒着殷红温热的鲜血,透明的玻璃碎片一角已经染上了几分血迹。

明明很痛,但无法停手。

唇角勾起诡异阴冷的弧度,身躯微微颤抖,似是因痛感而满足,握着碎片的手下意识又加重了些力度,闪着寒光的利器逐渐割开血肉。

就这样沉沦,抑制,直到控制不住自己的那一天。

那样笨拙的想要融入我世界的你——十四松,也该做好相应的准备吧?

“呼呼…”

自喉间扯出嘶哑气音,身体终是无法承受疼痛,泪珠开始在眼眶中打转,再是顺着脸颊滑落,在地上绽放开一朵泪花。

在彻底沦为爱情的葬品之前,最后的一声抱歉。

今天是家宝在松野家的第四十五天。

家宝失踪了。

“所以说…十四松哥哥,会不会只是跑出去玩啦?明早就会回来的吧…”

“不要!”少见的强硬态度,十四松猛的从被褥中跃出,穿着一层薄睡衣便撒腿想往外跑去,又被空松一把拽回。

“brother…这样着凉可是会生病的…要找也得穿好衣服,OK?”空松轻拽着十四松的手腕,单手覆在他背部拍了拍,试图安抚着。

十四松没有开口,一脸平静的望向空松,缓缓点了点头,选择妥协。虽然家宝也是他心中重要的伙伴,但同样不可以无视哥哥们对自己的担忧。

近乎异常的安静。

十四松一旦正经起来,是不喜吵吵嚷嚷的,反之会安静的让人不舒服起来,兄弟们也都心知肚明,选择陪他一起承担这份沉重的宁静。

啪。

一声清脆的响声突兀炸开,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望向空松的手,偏黄的肤色染上了一抹微红的掌印,一松的手正楞在半空中,显然是刚才拍开了空松。

“bro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松便拽着还未换好衣物的十四松,拉开房门朝外冲去,一阵咚咚作响的踩踏楼梯声,整间房屋再次回归寂静。

“啊——好吵,快睡啦你们这群烦人的弟弟……”长男松野小松一脸状况外的表情揉着惺忪睡眼,瞥见跑出去的两个身影,不明意义的欸了两声,并将眼底闪烁着的担忧神色默不作声的压下。

“真的安静下来了?!真是难得会这么听哥哥我的话啊……”小松喃喃抱怨着,边不停歇的拉开橱柜,抱出一叠衣物扔于床铺上,笑嘻嘻的挠挠鼻尖:“所以,出去找他们吧?”

另一边,月光映衬着的昏暗天空下,两人奔跑的身影显得如此引人瞩目。

“一松哥哥、知道家宝在哪吗?”奔跑带起的一阵阵寒风透过睡衣渗入十四松体内,本就不擅应付寒冷的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,身前奔跑着的一松为之一愣,紧接着步伐却愈发愈快起来。

“一松哥哥…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

远处是深不可测的黑暗界限,带来的只有不安,十四松的脚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小口子,全是光脚在路上狂奔而被溅起的石子刮伤的,一松喘着粗气,突兀的停下步伐,牵着十四松的手攥的更紧了些。

一松异于常人的冰冷体温称不上是温暖,紧握着十四松手的身躯微微颤抖着,像只受惊的小兽。

“哥、哥哥…?”十四松咧开嘴露出和往常无异的微笑,尽管不解哥哥这突然的举动,但他一向都是这样的,一松哥哥想做的事,他都会不问原因跟着他一起做。

他担心不融入集体的哥哥,那个总是蜷缩在角落的身影,心疼到想要为他献上自己全部的温暖。

别老是一个人待着啦,哥哥,来和十四松来玩吧?

对待家宝是同情心,但对待一松,在十四松的心中,那不止是简单的同情心,更胜过兄弟间的亲情,是夹杂着一股丝丝甜味,尚未被自己察觉的的爱意。

“抱歉……十四松,太担心家宝…就先带你跑出来了。”一松抬起左手轻抚十四松的脸庞,替他将被风刮乱的刘海认真梳理到耳后,满足的望着那副笑颜。

“没关系的喔哥哥——!本来很想让家宝和你一起玩的…现在不知道,还行不行了…”像是有些失落般,十四松嘟嘟嘴唇,鼓起腮帮低下头,活脱脱表现的像个认错的孩子。

果然,真是个温柔的过分的人啊。

“要回去吗?还是继续去找家宝?”

一松瞥眼望向十四松身后,被路灯照耀着的街道空无一人,确认兄弟们没有追上。

“虽然很担心家宝…但是,还是先回去吧?”十四松挥挥双袖,直拉着一松想原路返回,略微将双脚往后收了收:“家宝这么聪明,明天一定就会回来的!再说、我还有一松哥哥……”

声音渐渐弱下去,十四松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些许哭腔,似乎是对一只小宠物投入过多的情感培养,在割舍之时已经完全无法放宽心态。

即便是这样,还是要强撑着微笑的你,带上些许软糯声线,以及水汪汪的双瞳和不知所措的抬袖遮住诱人的唇。

——真是绝妙啊。

总有一天会让你看到的,我对你,那快要溢出的爱意。

不过现在,还是暂时封存着吧。

“十四松,我在。”

“呜……”

像被拽断了线的木偶,十四松砰的一声扑到一松怀中,将掩藏许久的情绪一下迸发而出,泪水浸湿了一松胸膛前一大片,衬着晚风更是寒意倍增,不过这颗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,可是彻彻底底的让自己沉沦进这份爱意中了啊。

我爱你。

一松张唇哑声,手抚上十四松柔软细腻的黑发,轻轻磨蹭着。

让你只能依靠我一个人。

“汪呜……”

无力的呜咽声,从黑暗小巷的尽头传来,曾被称作“家宝”的流浪狗,倒在一地的血泊中,脖颈处鲜血淋漓,几乎能依稀辨清微弱跳动的动脉。

再怎么说,也只是只宠物而已。

总会迎来那短短寿命将被终结的一天。

为了不让那天太晚到来,太晚见识到十四松绝妙的哭颜。

就只好,稍微委屈一下你咯。

我可全部都是在为了十四松考虑啊。

如果你知道了,也必定会笑着感激我的。

对吧、

十四松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开学好忙,超讨厌❌

灵感来自我最近开始养猫的舍友,因为有次猫走丢了而着急到哭泣的她真是太让人心疼了,万幸后来还是找回来啦!( -`ω-)✧可喜可贺!

↑接着就突然想到了这样的剧情,有点奇怪,感觉食用起来并不美味,完全是——自我满足向。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