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mi糯

咸鱼文手,试图产粮中——!
十四/任勇洙/眼蛇梦/昆太/王也集一身的迷妹!
cp主数字/太极/互黑三角/问题儿童/车祸组!
没什么雷点!要是能有人来找我玩就好啦!
滴滴答滴答♪


☆-☆
最近沉迷第五人格 弗雷迪!

雨和甜包

雨和甜包

*cp/一十四

*短小

*想写这种日常甜甜感觉的数字——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气转凉了。

透明湿乎的空气扑面而来,松野一松握着伞柄的手攥的紧了些,豆大的雨点如同从空中倾洒下来一般,在接触到伞面的那一瞬间猛的炸开,发出接连不断的响声。

心烦意乱。

左手插入裤兜内,探着之前离家时胡乱塞进去的纸币,摸索半天却只抽出几张皱巴巴且湿了一半的纸团,雨势愈发愈大起来,雨点顺着呼啸的风被吹入伞下,一松的脸上一下泛起一阵冰凉。

夏秋季转换之际,总是会有几天显得格外凉爽,却也是最容易让病毒入侵毫无防备的身躯的时候,松野十四松便是这些病毒下的受害者。

“一松哥哥!棒球!棒球!哈哈——好凉快!”

像往常一样,总是不习惯老实待着的十四松怀揣着球棒跃到了后院中,干劲满满的挥动起右臂。

“啊啊…慢点…十四松……”一松正从衣柜中翻着合适的长袖,听到十四松的催促便随手拿了件长袖套上,穿着拖鞋跟着跑了出去。

刚入秋不久,十四松却还依旧穿着夏日的短袖短裤,毫不介意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,咧嘴笑着发散精力,不过一会,额上便布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。

秋风惬意凉爽,轻轻撩开十四松柔顺的发丝,那副天使般的笑颜如同遥不可及的宝物一般,反应过来的时候,十四松已经眨巴着双瞳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,凑在一松脸旁。

“哥哥!在想什么?回去了喔!”

“啊…好……”

一松觉得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,甚至能依稀听见风吹过树叶摩挲的声音。

“阿嚏——!”十四松抬起双袖捂住嘴,打了个喷嚏,随即有些尴尬的晃晃脑袋:“好像没那么凉快了…好冷啊?”

之后便理所成章的感冒了。

十四松只有生病的时候是最老实的,正如现在。

一如既往张大的唇,能看见腔中软乎的舌与白齿,因为感冒而变得红扑扑的面颊,像是个精致又生动的玩偶般躺在被褥中。

一松双手握住冰毛巾拧了一圈,接着小心翼翼的放到十四松的额上。

真可爱。一松抿唇望着熟睡的十四松,无意识的轻笑了下。

“呜姆……”

像是婴儿般,十四松在被褥里翻了个身,砸吧了两下嘴,怕人着凉,一松立马上前替人捻好被角,乖乖的跪坐在人身旁,仿佛生病的是他本人——谈到感冒,他比十四松还要紧张。

细碎微弱的支吾声从十四松唇中漏出,果然还是不会彻底老实下来,一松回头瞥了眼关紧的房门,干脆在十四松身边躺下身来,听着他轻声喃喃。

“唔…哥哥…?”突如其来的热气呼在一松脸上,一松已经眯成一条缝的双目跟着睁开,望向半眯着眸一脸困倦的十四松。

“…怎么了?”

“想吃糖。”

一松闻言顿了顿,随即摇了摇头:“感冒不可以吃糖。”

“呜——”十四松孩子气的鼓起腮帮,冲着人吐了吐舌,坚持不懈道:“想吃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想吃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“想吃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糖。”

输了,彻底输了。

一松抽了抽嘴角,望着眼前撒娇到快溢出光芒的十四松。

“一松哥哥,想吃……”

“啊啊!糖不可以…不过我去买甜包给你…好了吧?真是…”

“嘿嘿…”

十四松这才收起嘟着的腮帮,笑嘻嘻的往被窝里又钻了钻,一松咽了口唾沫,觉着这人现在和蛋包饭一样,又软又可爱——重点是,想吃掉。

眼中忽的闪过一丝明亮晕开的橘灯,一松才发现有雨丝混进自己的眼里了,眼眶有些发酸的胀痛着。

前面就是这条街上卖的最好的甜包店,夸张的说,平日里的队伍总是能从街头排到街尾,万幸是雨天,人不多。

一松抬手收起伞,抖了抖伞面上附着的雨珠,走到店面的屋檐下,亲切的服务生上前来询问需要的口味,一松转了转眼珠,手指向菜单上的原味。

“不要太甜。”片刻,一松又加上了一句。

等待食物的过程总是显得过于枯燥无味,一松将目光投向不断有雨珠从上滑下的玻璃,不知不觉在脑内浮现出十四松幸福的咬着甜包的模样。

“这位先生,您的甜包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位先生,您……”

“!”

猛然回过神,一松噌的站起身,抓过甜包并丢过去一把钞票,转身撑伞离开店面。

迫不及待。

——想要再快一点,看到那家伙可爱的样子!

脚踏入深深浅浅的水坑,溅起一片小水花,啪嗒啪嗒的声响回响不断,一松几乎是一路狂奔到家,无视着逐渐湿漉的身子。

“十四松!”

“哥哥?!”

“甜包……!!!”

几乎是体力的极限,一松踏着拖鞋的脚不免一滑,整个人顺势朝着十四松的被褥扑去。

“哇…一松哥哥?是要玩摔跤吗?”十四松感受到身上突如其来的重量,颤了颤手指,轻戳戳一松有些发烫的脸颊。

似乎是外面太冷,一松觉着现在的被窝简直就像是冬日里的炭火般,睫毛微颤,抽出压在两人身间被压扁的甜包,朝着十四松递了过去。

“甜包!谢谢哥哥!欸…扁包?哥哥买到了扁包!”十四松双手捧起装甜包的纸袋,急哄哄的咬下去一口,满足的大口嚼着食物,空气中散着甜腻的香气:“好吃——!哥哥?”

见一松静静地趴在自己身上没有动静,十四松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了摸一松的额头,感受到掌心微烫的温度。

“哥哥也生病了呢,轮到十四松来照顾你吧!十四松特大全垒打服务——!!!”

房间内依旧恢复了吵吵嚷嚷的状态,一松望着被丢在一边的甜包,心里却腾起另一种异样的满足。

能误打误撞的被十四松照顾,也不错吧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甜包:???

为之前的蜜汁格式重传了一遍[…

评论(3)

热度(32)